大眾新聞網 > 市井> 正文
求職季,我和爸媽不同步
時間:2019-11-29 20:28:12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\

視覺中國供圖

“你回學校要不要報名一下今年國考?鐵飯碗,待遇好,社會地位又高,比你想去的什么互聯網公司好多了……”國慶返校去車站的路上,李薇又聽到了爸爸第N+1次語重心長的建議,無奈地沉默了,暗自腹誹:“是不是所有爸媽都喜歡在去車站的路上給出所謂‘求職忠告’?”

  已經工作10年的醫生劉暢,也在求職問題上和父母陷入僵局。劉暢覺得公立醫院的氛圍不適合自己,想轉去私立醫院。從他準備換工作開始時,從醫的父親就一直反對,認為公立醫院的條件更好。當他鐵了心換工作后,父親和他整整兩年都沒有講話。劉暢非常無奈,一直在試圖修復和父親的關系,“我說了無數次現在的工作很滿意,父親都不理我。過去的我一直是他的驕傲,現在他卻絕口不提。”

  有很多“乖小孩”,從小到大依照爸媽的意愿按部就班地學習、考試、選專業,始終與父母保持“同步”,卻在長期的同步中逐漸產生分歧,最終在職業選擇上矛盾爆發。當雙方長時間“不同步”,求職話題便會變成一個死結,要解開結只能粗暴地剪斷其中一邊,雙方都不愉快。

  求職季,職業意愿和爸媽“不同步”的焦慮,困擾著很多年輕人,甚至影響到和父母的關系。

  現實考慮 vs 夢想與遠方,“視角鴻溝”造成求職觀念“不同步”

  李薇今年讀研二,爸爸的那些“求職忠告”并不是她第一次聽到。早在兩年前的大三暑假,李薇就哭著和爸爸大吵了一架。依照爸爸的“遠見”學了4年小語種,但實際上對小語種并不感興趣的李薇,希望能換個感興趣的專業繼續讀研,但爸爸的意思卻是:讀研不如考個公務員。然而李蔚沒聽,還是考上了研究生

  兩年后的今天,在面對李薇想進互聯網公司的意愿,爸爸依舊和兩年前一樣堅持:不要去,給我去考個“國考”。意見不合,爸爸便使出撒手锏:“我這是為你好,希望你有個穩定的工作,你怎么就不理解?”

  大四的楊逸晨則為畢業要不要回家鄉工作糾結了大半個學期,作為獨生子女,楊逸晨從小和爸媽十分親近,但在求職問題上,這份親近卻帶來了困擾。楊逸晨的父母希望孩子回到老家,做一名教師,安安穩穩留在父母身邊,相互有個照應,而見過了更大世界的楊逸晨,卻對這個提議有了遲疑。

  “爸媽覺得,他們的資源能給我幫上忙。他們不希望看到我為了生計四處奔波,身處異鄉獨自打拼。”楊逸晨很無奈,“回家鄉意味著平穩,但也意味著放棄更好的機會,我不甘心,而與父母長時間分開,他們傷心,也會讓我很難過。”

  楊逸晨發現,不僅自己,很多同學也都不同程度地面臨著求職季與父母“不同步”的情況。考研還是找工作,回老家還是留在大城市,選擇“養老院”工作還是趁年輕拼一把“996”…….父母的希冀往往與孩子的愿望存在偏差,往往換來父母“恨鐵不成鋼”的一句話:現在不聽爸媽的話,以后會吃虧后悔。

  北京師范大學珠海校區教育學院副教授高艷認為,“不同步”產生的原因往往是父母和孩子都生活在自己的時代,也容易站在自己的視角去看待問題。父母的“為你好”,表達了他們那個時代對職業的普遍看法。例如,互聯網時代各類職業瞬息變化,一些小眾的職業領域是近兩三年才出現的,當下的父母多在傳統行業,常從現實層面考慮問題,傾向于認為互聯網是不穩定的。而對于“互聯網原住民”的90后、00后而言,“穩定”這一條件未必是首選,新鮮、潮流、有挑戰性的職業,成為他們的標準。

  “沒有截然的對錯,但是如果不善于溝通,父母和孩子就容易爭吵,還傷感情。”高艷指出,與其執著于說服對方,不如將求職問題的討論目標變一變:“為了孩子長遠的發展,哪個方面的選擇更合適?”

  “妥協了一萬次,第一萬零一次要為自己活”

  今年剛從中南民族大學畢業的劉佳欣,不久前瞞著家人坐上了開往成都的火車,只給媽媽留了一封長信,便去了一個互聯網公司入職。

  在面對求職季與家長的“不同步”時,一向是乖乖女的劉佳欣選擇了“為自己而活”。

  上半年經歷了考研失敗的她,在春季招聘里備受挫折。父母勸說她回家考公務員或者當語文老師,因為這些對于女孩子來說都是“好職業”,從小到大一直聽從父母建議的乖女孩,這一次突然不愿意了。

  “21年,我其實從未在一些重大的選擇上作出自己的決定。中考失敗,為我埋單的是父母,托關系讓我上了一所好學校。高考后選報志愿,想學新聞的我,選擇聽取父母的建議讀并不喜歡的經濟……我只是害怕,如果我真的一意孤行,未來生活得不好,后悔該怎么辦?”而假如現在聽父母的話,不管以后過得如何,面對父母時,心理壓力會小一些。

  劉佳欣感嘆,自己從小都在妥協,但在求職問題上,閨蜜一句話把她打醒了。“她說,我怕你的未來只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協。聽她這樣說我突然就覺得,遲早有一天,我會為了別人把自己丟了”。

  在銀行工作滿一年的英熙,想起去年的求職經歷也頗為感慨。英熙當時在某國企重要部門實習,“爸媽非常希望我能留下來入職,這會讓他們很有面子,覺得我現在從底層一點點‘往上爬’,特別不值得。”

  英熙發現,自己從小到大的選擇,不管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如何,跟爸媽交流時,都是一種“說了也沒用”的狀態。“他們有很多先入為主的生活經驗和生活哲學,總以他們的方式給我洗腦。”后來,英熙還是根據自己的愿望選擇了現在的銀行基礎部門。“至今我還經常被爸媽嘮叨,但那時候我只想著:妥協了一萬次后,第一萬零一次該自己好好活了”。

  高艷認為,每個父母都希望孩子聽話,不光如此,我們每個人也都希望周圍的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做,不然就感到憤怒生氣。“在與家長‘不同步’中,孩子有這么幾個選擇,一是聽父母的,自己痛苦,這樣的結果也進一步鼓勵了父母以后還會這么做。二是不聽父母的,按照自己的方式選擇自己想要的方向,父母可能很生氣:我為你好,你還不聽,這個時候痛苦的就是父母,可能因為父母的痛苦,子女也很痛苦。”但沒有了解職業的發展,沒有了解孩子的喜好、目標之前的“為你好”,是一種干涉型父母的表現。

  高艷建議,在這種情況下,可以秉持著“誰痛苦,誰解決”的原則,進行雙方溝通,澄清孩子成長過程中的需求和目標,父母也把自己的需求講出來,分析哪條路更加適合孩子。

  了解、尊重、溝通,化“不同步”為“同步”

  在銀行工作的曹欣則發現,雖然在求職階段初期,自己和父母極度不同步,但和父母協商作出決定后,自己對工作的不滿逐漸淡化,對當下的狀態還算滿意。

  曹欣的理想一直是做服裝設計師,然而她大學學的是經濟專業,和理想完全不搭。畢業時,爸媽建議曹欣去銀行工作,“我一開始很不樂意,也和父母吵過,后來發現以自己的能力,去理想的公司,還達不到標準;我能達到標準的,條件又不好。而去銀行專業對口,是一份現實的選擇。”曹欣剛開始覺得父母太保守了,但爸媽仔細給她分析了自身的不足和行業的現狀,曹欣接受了,發現父母的考慮更為全面而周全。

  從事園藝類工作的趙蕾則感嘆,求職季中,最終的決定權是在自己手中,你必須自己為將來的生活和決定負責。

  趙蕾成長在單親家庭,從小到大,媽媽都很尊重趙蕾的意愿。高考填報志愿時,身邊很多同學只是聽從家人的意見,而趙蕾都是自己做主。之后畢業工作、出國、歸國加入創業公司,都是一步步自己作決定,媽媽會就一些拿不準的問題給趙蕾提建議。

  趙蕾回憶,3年前“加入創業公司還是進研究所”,與媽媽產生分歧,她很誠懇地和媽媽談了自己的想法,列舉出了加入創業公司的優點與風險,成功說服了媽媽同意自己的決定。“媽媽尊重了我的決定,也給了我一些建議,而不是單純地說‘這樣不對,你應該聽我的’”。

  “求職季父母和孩子不同步時,不應該相互沖撞,而應學習溝通的方法。”高艷指出,父母不能強行干涉孩子的選擇,要在充分了解職業世界,了解孩子的意愿、興趣、個人目標等基礎上,才有發言權。孩子則需要理解,父母的動機是好的,只是他們認知到的世界跟自己認知到的世界不太一致。

  “老一輩人對職業的看法也不是全無道理,年輕人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聽聽父母的職業歷程,看看他們是怎么走過來的、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看法和做法,增進對他們的了解,看看是否有可以借鑒吸收的經驗,并溝通對當前職業世界的了解情況。”高艷說,如果你對職業世界的認知超出了父母,不妨擺事實,講道理,順便展示下你的能力,或許能打消父母的疑慮和不安,化“不同步”為“同步”。

  2019年11月29日 07 版

原標題:求職季,我和爸媽不同步

 

編輯:陽

分享到:
① 大眾生活報-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來源。
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圖片新聞
綜合
義利康農業專業合作社——奏響“鄉村振 CCTV-7《講武堂》欄目12月1日繼續重磅 北師大“發展中國家碩士項目” 近百學 邁科集團何金碧出席部分全國人大代表和 今托管APP感恩節公益活動--機構&寶貝 客知音智能語音回訪技術最新應用,讓政 推動健康建筑發展,Fitwel亞洲顧問委員 第八屆海峽兩岸電視藝術節即將在愛在山

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我們  |  廣告合作  |  合作加盟  |  投訴報料  |  人員查詢  |  網站首頁

千斤顶或更好50手客服 新疆十一选五前二直选技巧 福彩喜乐彩 天津时时最快开奖网 摇骰子梭哈怎么玩 老快3豹子遗漏 时时彩万位6码100%500元倍投方案 浙江体彩6十1五等奖 玩家个人怎么用租号玩赚钱 也么用支付宝赚钱吗 顶呱刮app 北京快3开奖图玩法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今天 帮人做高利贷很赚钱吗 河南快3开奖号码今天 六合彩开 真钱牛牛